当前位置: 主页 > 苗木供应 >   

惠农资金成了“砧板肉”

时间:2017-01-07 17:32来源: 作者: 点击:
2月10日,省委书记李鸿忠到本报视察,他非常关心强农惠农政策的落实情况,对截留、挪用和侵占惠农补贴的事深恶痛绝,他警告说:惠农补贴与村民欠钱是两码事,一码归一码

   2月10日,省委书记李鸿忠到本报视察,他非常关心强农惠农政策的落实情况,对截留、挪用和侵占惠农补贴的事深恶痛绝,他警告说:惠农补贴与村民欠钱是两码事,一码归一码,谁碰了这条“高压线”,谁就要受到追究和处理。
    近日,农业网在孝感市孝南区暗访时发现,有关部门仍然敢踩“火线”,想方设法套取粮补资金,实在大胆!

    粮补莫名其妙地“飞”了

    “去年发了210块钱的粮补,还没来得及取,今天一查,只剩30块了。”10日,孝感市孝南区祝站镇新建村农民刘银高心里很是纳闷:一本通和密码都在自己手里,惠农补贴却被扣走了。
    被扣走的名目有电费和短信费,至于什么时间扣的?谁扣的?为什么扣?刘银高脑袋里是一本糊涂账。记者走访了解到,从去年8月份开始,不仅刘银高吃了“闷亏”,新建村其他农户的一本通里也被或多或少地扣掉了电费或短信费。
    “村里让我们签了一个协议,说是以后从一本通里扣电费。”农民刘银高说,“如果不签,直接拉闸。”许多农民被迫签下了协议。
    新建村农民刘务起的一本通上,每个月被扣了20-40元不等的电费,却从未收到任何通知和凭证,扣多扣少,无从查起。 “粮补资金是国家发给我们的,该交的电费我们自然会去交,应该牛牵过去,马牵过来,扯到一起就说不清楚了。”刘务起对此意见很大。
    10日下午,记者从孝南区供电公司了解到,整个孝南区都实行了此项电费联网业务。

    谁在幕后操盘?

    粮补资金不翼而飞,谁是中间的“操盘手”?
    带着疑问,记者找到粮补的具体发放部门——祝站镇邮政储蓄所。该所负责人余合民对记者的来访并不诧异,“的确从一本通里扣了电费,但不是我们拿了,都交给供电公司了,我们只是从中收取手续费。”
    据介绍,2010年8月,孝南区供电公司与孝南区邮政营业局共同协商,把电费与个人储蓄存折联网,实行自动扣除制,并与每家农户签订了协议。
    “我们把电费单交给邮政局,他们负责收款,至于是不是从一本通里收,我们不清楚。”孝南区供电公司营销科主任杨勇军说。
    对此,余合民解释道:“每个农户都有一本通,我们就直接联网了,办两个存折多麻烦呀。其实,说白了是一回事,农民总是要交电费的嘛。”
    “密码在农民手上,你们是如何扣费的?”记者追问道。“我们内部有一套系统可以操作。”余合民坦言。
    至于短信费,余合民称,是工作人员操作失误所致,涉及上百农户,如今正在整改。

    “与我无关 ”,与谁有关?

    惠农资金到了一本通上,却始终落不进农民口袋,谁该承担责任?谁来监督落实?
    “中央的政策都是好的,就是中间的‘歪嘴和尚’太多了。”祝站镇新力村农民王心浴悄悄地把记者领到祝站镇财政所,说:“你们去问问吧,我们去,他们肯定不理会。”
    下午2:50,财政所的大门紧闭,门卫将我们挡在门外:停电了,领导都不在。经过一番周折,记者终于电话联系到该所所长涂育年。涂育年声称,粮补都按规定发放到农民的折子上了,至于后来被扣短信费、电费等情况,纯属企业违规,与财政所没关系。
    而作为政府主管部门,祝站镇委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镇宣传委员胡岩称,政府跟邮政、供电等企业不交叉,监管的工作应该由他们的主管部门负责,我们无能为力。
    11日,孝南区纪委常委、监察办公室主任张久华在受访时表示:涉及到惠农资金的问题,政府一定要管,而且要一查到底。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