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案例 >   

广西南部丘陵种植速生桉树引发争议

时间:2017-01-07 17:29来源: 作者: 点击:
在广西南部的丘陵地带,随处可见这样的林海:郁郁葱葱的树林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看起来蔚为壮观,这就是华南地区速生丰产林基地的头号树种速生桉。在

  在广西南部的丘陵地带,随处可见这样的林海:郁郁葱葱的树林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看起来蔚为壮观,这就是华南地区速生丰产林基地的头号树种——速生桉。在广西,自从国家在南方大力发展速生丰产林以来,结合林浆纸一体化项目的推进,速生桉种植面积急速扩张,成为广西林业建设的一大奇观。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关速生桉种植的种种争议渐起。

  现状:速生桉林抢占山头急剧扩张

  林纸业界人士通常认为,我国造纸行业长期以来面临原料紧缺之困,浆纸消费高度依赖进口,为缓解造纸原料紧张,惟一的出路就是在适宜种植速生丰产林的地区,以制浆造纸企业为核心,把造林、制浆、造纸结合起来,走林浆纸一体化道路。

  广西地跨热带、亚热带,素有发展速生丰产林的良好基础,近年来以林浆纸一体化为目标,速丰林建设突飞猛进。速生桉种植热潮始于本世纪初,包括芬兰斯道拉恩索集团、印尼金光集团、香港上市企业理文公司、亚洲最大浆纸企业日本王子公司等大批林业巨头纷纷抢滩广西,投资营造速丰林。尤其是广西分别与斯道拉恩索、金光集团签署林浆纸一体化项目框架协议,其中重要内容就是配套建设原料林基地。

  国际林纸业巨头抢滩,广西所需配套原料林基地面积超过1000万亩,激发了前所未有的造林热潮,广西以速生桉为代表的速丰林建设进入了“大干快上”的轨道,速生丰产用材林面积急剧递增。

  速生桉实际上是多种生长极快的桉树的统称,桉树在生长旺季1天可长高3厘米,一个月可长高1米,一年最高可长10米。广西北海、贵港等地一些速生桉种植大户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速生桉从种植到成熟采伐,中间只需要间隔4年~6年,投入产出比为1∶3左右,收益率高,经济效益十分显著。

  加上一般投资种植速生桉规模都在几百亩以上,而且预期销路完全不用担心,因此种速生桉一度广受追捧,部分地方的农民甚至砍了山上原本种植的果树而改种速生桉。如今,无论是在北海、钦州、南宁,还是在贵港、百色、玉林等地,主要交通干道沿途目力所及几乎都能看到密密层层的速生桉林,它们已经抢占了大部分山头。

  激辩:速生桉生态之忧

  随着速生桉种植面积急剧扩大,关于速生桉种植生态危害的争议也随之而来。2009年到2010年我国西南地区遭遇罕见的大旱之后,关于速生桉是否会带来“生态灾难”更引起了一场社会大讨论。一些环保专家和民间组织认为,大面积种植速生桉对土壤的水肥需求极大,不仅会导致地下水位下降,土壤保水能力大幅降低直至沙化,更会使土地退化,其他植物无法存活。特别是大面积种植速生桉改变了原有的植被面貌,造成物种过于单一,生态遭受严重破坏后长期难以恢复。

  在大面积种植速生桉的广西、云南、广东等地主要网站的论坛上,反映速生桉是“抽水机”“抽肥机”“霸王树”“有毒”等内容的帖子经常可见,更有甚者把速生桉称为“绿色沙漠”。

  而中国林科院研究员杨民胜指出,虽然速生桉生长迅速,单位时间、单位面积用水量相对较多,但研究表明,以水分利用率为标准,速生桉属于节约水分的树种,每合成1公斤生物量(干重),速生桉只需要510升水,而针叶树需要1500升水,松树需要1000升水,黄檀等需要800升以上。对于速生桉是否有毒,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谢耀坚认为,澳大利亚的考拉生活在桉树林中,专吃桉树叶为生;从桉树叶中提取的桉树油是可用于化妆品和药品的原料,说明桉树没毒。

  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总工程师蒋桂雄透露,2009年下半年至2010年3月,自治区林业厅曾委托国内权威机构对广西松类、杉木、桉树、竹林等12种森林类型的生态服务功能进行评估,结果显示,速生桉实际上是生态建设、产业发展的“明星树种”。

  广西林科院林业所所长蒋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速生桉的最主要争议体现为生态环保理念与林业经济理念的出发点不同,这些问题都不是速生桉的错,而与多取少予的“掠夺”式经营方式有关,因此关键还是科学经营、科学管理。“任何一个单一速丰林树种大面积种植都会造成一定的肥力减低,它们生长快,吸收的矿物营养多,这很正常。但并不是土壤肥力下降了、土地就荒废了,关键是科学管理,合理控制密度,及时采用配方施肥,问题基本都能解决。”

  当务之急:加快项目推进和产业调整

  我国木材供需矛盾一直很突出。相关部门预测,到2015年,我国木材缺口将达到1.4亿~1.5亿立方米,而用不到3%的林地种植速生桉,就能承担18%的木材需求。速生桉对于速丰林建设的巨大贡献是不言而喻的。

  在林、浆、纸三个环节中,林被称为“第一车间”,是最重要、最基础的环节。在广西,林的问题尤其复杂。早年种植的部分速生桉早已经过了正常采伐期,斯道拉恩索北海林浆纸一体化项目和印尼金光集团钦州林浆纸项目的投资方却似乎仍然在犹豫不决。据了解,此前这两个项目进展缓慢最大的分歧在于出资方式、原料林基地的分配划拨方式,林地移交的标准等,并因此一再延迟动工期限。

  由于项目建设投产严重滞后,漫山遍野的速生桉至今没能产生效益,国际林纸业巨头广西“圈林”,“冻结”广西速生丰产林资源的议论渐起。

  据了解,广西在林浆纸一体化发展过程中,主动权基本为外资掌握,局面较为被动。目前广西北部湾沿海优质速丰林主产区已经基本被两大项目圈分完毕,但广西各地多年来营造的数千万亩配套原料林何去何从?林农们只能自寻销路,或者放任速生桉继续生长。广西林业产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09年广西商品材的采伐指标为1800万立方米,但实际采伐量不足1000万立方米,其中速生桉木材采伐量700多万立方米,有相当一部分商品材因为加工能力跟不上而砍不下来。

  广西已经在速丰林产业方面做出一定调整。蒋桂雄透露,今后广西林业的思路在造林方面就是提倡营造混交林,连片造林1000亩以上的做好多个树种搭配,保留生物多样性缓冲带和生物通道;产业项目方面,在继续推进沿海大型林浆纸一体化项目建设的同时,稳步发展人造板、木地板和高档家具等林产工业,鼓励发展以桉树中大径材人工林为原料的高附加值木材加工业,适当延长速生桉人工林的轮伐期,提高速生桉人工林的生态效益。

  记者注意到,2011年1月12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自治区政府出台的《关于建设林业强区的决定》中提到,到2015年全区林业总产值达到2000亿元,其中造纸业产值突破800亿元,木材加工业产值突破700亿元。这无疑释放出广西加快林业发展的信号。(《半月谈》2011年第3期/记者张周来)

------分隔线----------------------------